2016年04月


愛情很多時候都是在人的心理比較上被虛假化了的。人們也就不管了愛情本來的單純。現在尋找愛情的過程中,女人眼中的大多數男人都是幼稚的,因為他們貪玩、自負、小氣、無賴、頑執等,其實有女人榮華寵倖的眼光在作祟;而男人眼中的大多數女人都是傲慢的,因為她們高傲、裝樣、虛榮、掩藏、攀勢等,則有男人的美色迷戀在作祟。是這些虛幻的東西讓。愛情著實難尋,但看那些真正享有愛情的都是在簡單的生活。對生活都有熱愛的愛情,本來可以簡單。

無可厚非,現在的愛情是越來越難以成全。亂世當中,人們因為厭世,容易近求愛情遠避世爭。所以有一些愛情故事之忠實而引人羡慕。太平盛世中,誰不想更計較多一些福蔭?誰的愛情不走進大流社會?太平雖然鞏固,生活品質總還需要辛勤爭取,不然就算不會被餓死,也絕對乞求不來任何一點同情。愛情難免變化性質,都是緣由於社會背景的福貴,是否與此兩人生活性格脫節?所以人們羡慕的愛情往往都是神化出來的。因為美好的愛情結合到現實時,總是難以都遂兩個人的願。愛情其實只是人生幸福感背景的一個填充部分。愛情若只是建立在生活條件是否更享受的激流上,自然是無法陪同人一生情感考驗的。如今財富能力已然成型的標準,甚至成了最初產生愛情的最主要依據。正如《渾婚》所說:心求如意感月老,思度新人願中討。古合媒妁當門戶,須系紅繩配勢豪。初試僥倖挑時髦,尋歡偷娛場面鬧,今願交易咎無責,相愛成義何苦找。便導致了勢力的家庭、麻木的感情、生活的空虛、脆弱的生命力等等。

女子每愛上一個男子,總會認為他如自己理想中的完美。期望值是自己的“真命天子”。不久後就會抱怨他不是,當這種事情再發生第二個男人身上時,女人幻想的就不再是浪漫,而是生活的優越;男子一開始並無一個清楚的愛情理想,期望值就是自己感覺上的寄託,很容易將很多的面孔編織成一副至上的“愛情神態圖”,實際上男人總是容易見異思遷。這都是男女在愛情前的過於幻想和貪得無厭等,表現出來的不能做到安分守己。愛情終究要讓人學會的是人都是無知天真的初始,青春很想愛,正因為很想很想就急於求成、強賴哄騙。得到後才發現原來還要經營,原來生活還不容易,晦澀的心理真的會讓人生的情感變得很恐怖,於是都說是青春的錯。是誰發明的“晦澀”?就像是誰發明的“怒放”?又是誰發明的“抽離”?愛情形容詞的創造都能足稱天才。

女性誘惑男性的都是一種“夢魅”,男性誘惑女性的是情感的安全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男女關係中,女性想要的是婚姻構成的家庭,男性想要的是同情上的“知己”。男人就像瓶子,外表堅硬卻一眼看見了內心的空虛。女人是水,本來溫順但是要隨波逐流。有的瓶子被捧的很高,很炫耀。有的水可以裝進各種包裝的容器。這是瓶水最刺激的玩法。瓶子只有內心的張望和狂熱等著被水暖透。而外表堅硬的瓶子往往與水也更親近,也最容易瞭解幸福的深度。但是整個心靈會祥和而繽紛嗎?如同顛簸河道的世故,將會灑進來多少塵埃和雜漬?水也難以自清,於是變成完全陌生的面容,更感受不到胸懷的溫熱。人生都需要有在安靜的小溪裏,彼此清明懂得選擇的意義,那是關乎欣慰的福分。此時的意味深長,是瓶和水相伴抵抗到最後的乾裂才是彼此的圓化。缺口的瓶和逐流的水,只會在情結痕絕的年華唱晚裏獨自被風吹幹,也不會有葆鮮的液流滋養某株清新的植被,併發出更多苞芽。


尋覓,撐一破船,。沒有陽光,沒有雲彩,淘氣的雨輕輕而來,唱著春天的讚歌,自由落下。田野裏,古道邊,寒山寺前,塵埃洗盡,嘈雜消失,拾回了一份清新,找回一刻舒適的心情。

一陣風吹過,剛剛發出HKUE 傳銷新芽的柳枝,目視遠方,搖擺著神秘的姿態,不料被水收入其中,倒影出清秀容顏,恰似一個多情的女子,異國的妃子,翩翩起舞,婀娜多姿,脫淤泥而不染,濯清蓮而不妖。幾條還未長大的小魚,漫遊在柳條下,以為天空就在其中,做起了不為人知的遊戲。也只有這樣的季節,陽春三月,憧憬的,呈現的,想像的,才如此美好。

當人們還在留戀,夏日蓮葉的高潔,秋日的小園的清涼。冬天過後,受過雨的洗禮,神秘的春天,在風的帶領下,自信十足,彩蝶紛飛,誤入別人的花園,倚靠一段斜陽,靜賞時光美好,田野再也藏不住這片生機盎然的景象,只得敞開胸懷,歡迎來自不同區域的陌生旅客。

一年之計在於春,一日之計在於晨。為了在春天展現自我。油菜避孕方法花一夜沒睡,眾花的陪伴下,預約明日盛開。一切正如所想,清冷的早晨,當人們再提起時,早已悄悄開滿溪水兩岸,有低著頭的,有仰望星空的,有思念華年的。總之,吸引多少唱著情歌的鳥麻雀,畫媚鳥,以及撐著油紙傘的少男少女,傻站著看風景。其實,蜜蜂才是這場賞花盛宴的主角,結伴而行,劃過石板橋,徐徐而來。一點也不溫柔,在油菜花地裏,穿來穿去,完成春天賜予她們的,任務似乎在尋覓什麼,竊竊私語,誰也不知道,誰也不想懂得。

隨風潛入夜,瑞物寂無聲。輕輕的來,輕輕的離去,當再尋覓,已沒有蹤跡,只看見萬物的翠綠,池塘的水滿。雨的嬌柔,誰也不解,在她眼裏,一天也停不下來,一天也不想脫離春天的懷抱,在風的鼓勵下,點紅桃花,喚醒青蛙,滋潤著眾生,澆灌著萬物。也因此,山間時常被濃霧環繞,萬物都藏於煙雨之中。

每走一步,都靜觀世界。遠處的山上,傳來陣陣笛聲,婉約得體,清爽相間,讓一直鬱悶的夢,有一個完美結局。山沒有語言,鐵青著臉,和想像的不大一樣。只有那些脫離世俗,靜靜盛開的桃花,梨花,鬱金香,滿懷一顆勇敢的心,芬香怡人,形態各異,深入其中,令人難以想像,這是春天的三月,西南的三月,煙雨中的三月。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